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女性生活 >

叶蓬:对京剧不知疲倦的爱(图)


发布日期:2021-11-29 14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或许很多人对叶蓬这个名字有些陌生,但若说到他学生的名字,相信大家都比较熟悉。三十多年间,著名杨(宝森)派老生传人叶蓬先生培养了众多京剧老生优秀人才,如于魁智、杜镇杰、王平、张克、杜鹏、凌柯、张凯、贾劲松、万琳等都出自他的门下,未列门墙的弟子更是不计其数。以2008年12月第五届青年京剧演员大赛为例,全国进入决赛的12位老生中有6位都是叶老的学生。

  当被问及自己培养学生有什么诀窍时,叶老笑了:“没什么诀窍,就是我太爱了。”而今叶老年逾古稀,不过退而不休,依然为京剧的年轻接班人授课,无论天南海北,只要学生排戏需要,他都会不辞辛劳,立刻奔赴现场指导。或许就是那份融入生命的对京剧的挚爱,让他始终不知疲倦。

  说起传承京剧,叶老可谓家学渊源深厚。父亲叶盛兰先生是叶派小生创始人,祖父叶春善先生是京剧教育史上功勋赫赫的“富连成”社的创始人、首任社长。富连成历时40多年培养出了700多名京剧人才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京剧班子里若没有富连成社的学生几乎都开不了戏,京剧各行之鳌头翘楚大多出自该社,如侯喜瑞、马连良、谭富英、叶盛兰、高盛麟、裘盛戎、叶盛章、李世芳、袁世海、谭元寿等。

  出身于如此显赫世家的叶蓬自幼酷爱京剧,五岁那年,父亲一句话,他就成了著名杨派老生创始人杨宝森先生的入室弟子。叶、杨两家本是世交,杨宝森曾受邀一度客居叶家,这段时间最受益的当属小叶蓬,每天听“杨三大爷”吊嗓,为他打下醇美的耳音基础。那时,他最开心的事就是随“杨三大爷”一起乘洋车去剧场,“车簸箕”(客人放脚的地方)里的脚铃机关是小叶蓬最喜欢的玩具,一路上的“丁丁当当”成了他幼年时上杨派剧目课的前奏,“杨三大爷”一上台,小顽童也立刻随着入了戏。

  上了戏校后的叶蓬除了上课,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看戏、听戏上,广播节目报从不离手,尤其杨宝森先生的节目更是绝不错过,他常通过电话遥控母亲为他开收音机听戏学习;即使在大街上,只要节目时间一到,他会大大方方地推开路人的家门,请人家为自己放广播;为听戏,十一二岁的他竟学会自制“矿石收音机”在宿舍收听每晚的剧场实况转播。杨宝森先生离世时叶蓬才只有19岁,但是源自幼年的对京剧的挚爱燃烧至今。

  为“贯通血脉”,在父亲指点下,叶蓬又拜李少春、杨宝忠为师学习余(叔岩)派。在多年舞台及教学实践中,叶先生潜心研究杨派的行腔规律、唱念技法及其审美追求。他认为杨宝森虽严格“宗谭学余”却不墨守成规,而是根据个人嗓音特点另辟蹊径,唱出老戏新声,在谭、余基础上另立新宗。

  追随杨派60余载,叶老为观众奉献杨派余韵,在杨派艺术研究上也取得丰硕成果。他在海内外的讲学让更多人了解到杨派艺术的精髓,他为杨派代表剧目的录音、录像及剧目教材的整理做了大量工作。更重要的,是他培养了一批批杨派艺术的优秀传人。他坚守富连成“严打底功”的传统,告诫学生“打牢底功,一生受益”,他坚持传统“念大字”的训练方法,创造性地将武戏基本功训练中“把”的理念引入文戏的教唱中。于魁智曾在获奖时说:“没有叶老师为我打下好基础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

  叶老对学生极有耐心,认真研究每个学生的特点,如同当年的富连成,对每个学生他都有一套独特的教学方案,从为小孩开蒙,到教中专生、大学生、研究生、留学生,他总能做到宽严适度、高效授艺。1997年夏天,叶先生受孙毓敏之托,在从武汉到上海的船上教会9岁的陆地园《四郎探母》。本来这位小朋友对这出戏还一无所知,结果到上海第二天陆地园的表演就令上海观众兴奋不已。有谁知道是叶先生在船上连哄带教地就出色完成任务了呢?

  白发早已爬满了当年顽童的额头鬓角,那份源自幼年的挚爱却始终激荡在他人生的每一步中。从舞台退往讲台,远离了鲜花掌声,叶老数十年来默默耕耘于梨园苗圃,新苗的茁壮让他心底的挚爱蓬勃出更旺盛的艺术生命力,京剧艺术就在他这样的艺术家脚下走得更远了。(刘志梅)

科技前沿  |   社会新闻  |   娱乐新闻  |   财经资讯  |   教育新闻  |   军事新闻  |   旅游新闻  |   女性生活  |   汽车资讯  |   法律在线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